滕州市城乡供水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放开电信准入比放开价格更重要

发布作者:  来源:  发布时间:2014/5/13 17:02:39

 最近,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《关于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通告》明确提出,放开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并且废止了涉及电信资费审批的相关文件,无疑是市场化改革的一个重大进步,尤其是在服务领域改革的一个重大进展。

  这次改革对包括固定和移动的本地、长途、漫游语音,短消息,数据业务等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均实行市场调节价,电信企业可以自主制定具体资费结构、 资费标准和计费方式。联系到最近药品价格改革等一系列价格改革举措,可以说我国进入到又一次集中理顺价格的改革期,放开价格成为基本趋势。

  当前我国大部分制造业产品的价格已实现了市场决定,工业化生产面临着市场竞争的挑战。相对来说,服务业领域相当多的价格仍然被行政管控。电信、 教育、医疗等领域,都存在这方面的突出问题。服务价格管控,一方面使得社会的服务需求很难有效地传导到市场上,另一方面使服务投资的合理回报受到抑制,最 终结果就是服务供给与需求的缺口不断加大。

  电信领域通过这些年改革,尤其是三网融合后,三大运营商之间还存在一定的寡头竞争,市场化程度还相对较高。而教育、医疗等领域问题尤其突出。理 顺服务价格,成为市场化改革的关键所在。这次以电信为突破,理顺服务价格,有助于全面激活运营商之间的市场竞争,使消费者具有更大的决定权,对消费者来说 是个重大利好。从长期看,对电信领域也是一个重大利好。

  但是,在鼓励与支持电信价格放开的同时,我们也要客观看到,价格改革仅仅是市场决定的一部分,远不是全部。当前各方对放开价格的一个担心是,三大运营商在产权上均为国有控股,很容易形成价格共谋。

 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,有可能出现电信价格放开后反而上涨。从我国改革实践看,这种情况并不是没有出现过。要防止这种“伪竞争”的出现,关键在于引入外部鲶鱼,在于有效打破社会资本投资电信的准入门槛,形成真正的多主体的竞争格局。

  社会资本是典型的谁投资、谁受益、谁承担风险。只要放开门槛,社会资本就可能形成进入的预期,不管社会资本进入与否,都将给现有的市场主体带来潜在的竞争压力。比如,4G是一个新兴的市场,完全可以全面向社会资本放开。

  从经济生活实践看,市场决定有很多要义,但最基本的要义至少包括市场主体决定产品和服务价格,包括市场主体决定是否进入某一领域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价格改革和准入放开,是市场决定的“两翼”。单翼无法起飞,只有两翼齐展,改革方能突破。

  (本文作者介绍:中国(海南)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。)

滕州市中润供水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  地址:滕州市善国北路91号   邮编:277599   热线电话:0632-5534111

主办单位:滕州市中润供水有限公司    鲁ICP备09072157号   鲁公网安备 37048102006147号